微信群 新闻互动QQ群 新闻报料电话 萧山网
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 平安大江东

杭州24岁辅警高架处理事故时被撞不幸牺牲!肇事司机说一路在刷微信

2019年5月23日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首席记者 蒋大伟 记者 林琳  编辑:俞火火

  一心想多做好事的姚晓琦再也回不来了

  昨天中午,余杭东湖高架由南往北过了德胜路,离东西大道出口2公里处,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辅警姚晓琦倒地昏迷,另一位辅警正拼命按压他的胸口做心肺复苏,很多过路司机的行车记录仪拍下了这让人心碎的一幕。

杭州24岁辅警高架处理事故时被撞不幸牺牲!肇事司机说一路在刷微信

  被撞辅警颅内损伤左下肢骨折 抢救无效牺牲

  昨天中午12点06分,重伤的姚晓琦被送到余杭第一医院。医生说,当时他的情况就不太好,鼻子和嘴巴都是血,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了,伤势严重,医院组织全院专家第一时间进行了抢救。

  姚晓琦在手术室里抢救的时候,余杭交警很多同事陆续赶到医院,20多位交警站在抢救室门外,有人来回踱步,有人靠在墙边,每个人脸上都透着焦灼,紧紧盯着抢救室的门。

  随后一些热心市民得知消息,也赶到了医院,陪着交警们守在抢救室门口,人很多,但每个人都脸色沉重,一声不吭。

  中午12点52分,医生表情严肃地从急诊室走出来,与交警队长耳语几句后,再次走回急诊室。

  队长红了眼眶,攥紧拳头,一语不发,其他同事似乎明白了什么,现场一片寂静,有人捂住嘴,低声啜泣。

  他们一直在等待消息,可奇迹没有发生。经过40分钟的抢救,姚晓琪仍然没有自主呼吸,没有恢复心跳。医生说,姚晓琪头部外伤出血,双侧胸腔B超提示大量出血,颅内损伤,左下肢严重骨折,12点52分,宣告临床死亡。

  据悉,死亡原因是严重内脏损伤。

  同事徐纬东回忆当时情况嚎啕大哭

  姚晓琦,1995年生,24岁,家中独子,一米八几的个子,去年3月招进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任辅警,在大队秩序科工作。

  得知他牺牲的消息,当时和他一同执勤的余杭交警机动队辅警徐纬东嚎啕大哭。

  徐纬东哭着说,他和姚晓琦还有另一位同事是一个小组。

  昨天早上10点多,他们接到指挥室指令,在东湖高架路乔司街道吴家村路段,一辆奔驰轿车和一辆面包车发生追尾,事故一度造成现场拥堵,徐纬东和姚晓琦随后赶赴现场,用警用摩托车在事故车旁闪灯警戒。

  由于事故中的两辆车都无法开动,需要拖离,姚晓琦联系了拖车。

  中午11点20分左右,事故中的奔驰车被拖离现场,徐纬东让姚晓琦先跟奔驰车一起下(桥)去处理事故,但“但姚晓琦让我先下去,因为我前几天不小心崴了脚,他考虑到我脚还没全好,说让我先下高架”。

  徐纬东下高架后,姚晓琦继续在现场等待第二辆拖车,闪着警灯维持交通秩序,确保其他车辆通行安全。

  过了二十分钟,在桥下继续处理事故的徐纬东突然接到指挥中心指令,说高架上有个交警被撞了。他连忙向报警人确认,电话那头说,被撞交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当时我就蒙了,正好一辆从高架下来的车停在我面前,司机说,高架上有一个跟我穿一样制服,骑一样摩托车的交警被撞了,我意识到肯定是他,心里一紧,马上骑车绕回高架!”

  回到现场,徐纬东首先看到姚晓琦的摩托车被撞得损毁严重,姚晓琦躺在一辆标致轿车前,半睁着眼睛,鼻子、嘴巴里都是血。

  “我拼命喊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说到这里,徐纬东失声痛哭起来,他说自己下意识地摸了摸姚晓琦脉搏,几乎没有,又连忙给他做心肺按压和人工呼吸,连续做了四五轮,直到其他战友和120救护车赶到……

  肇事司机说一路在刷微信

  据了解,肇事司机吴某,从事服装面料生意,根据吴某自述,当时他开车从德胜东大门面料市场送货去海宁许村,一路上都在用手机聊微信,因为颈椎感到不适,低头放松,等抬头时突然看到眼前有一个交警,来不及刹车撞了上去。

  目前,事故具体原因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

  父母几次哭晕过去

  姚晓琦的爸爸妈妈随后也赶到了医院,抢救室外,姚妈妈放声大哭。

  姚晓琦是余杭本地人,是家中独子,年仅24岁,在爸爸妈妈眼里,他还是个孩子,才工作没多久,甚至还没来得及恋爱成家。

  姚晓琦的奶奶得知消息,也往医院赶来,想要见孙子最后一面。

  下午4点10分,姚晓琦的遗体要送往殡仪馆,抢救室外的同事自觉沿墙站成两排,护出一条通道,要送姚晓琦最后一程。大家都低着头,没有人说话。

  5点左右,姚晓琦的遗体缓缓从抢救室里推出,所有民警辅警敬礼,送战友最后一程。

  姚爸爸一直紧紧抓住病床的边缘,不断哭喊:“我就你那么一个儿子啊!”

  姚妈妈喊着“宝贝,宝贝”,因为悲痛过度,几度晕厥过去。

  在姚晓琦被推上车的一瞬间,姚爸爸再也支撑不住,双腿瘫软,趴在了儿子的身边。

  随后,交警摩托车开道,含泪护送姚晓琦的遗体离开医院。

杭州24岁辅警高架处理事故时被撞不幸牺牲!肇事司机说一路在刷微信

  最后一次处理紧急情况

  是开道护送救护车

  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机动队队员王晓璐说,最后一次跟姚晓琦说话是在这周一,当时他下班比较累,这时姚晓琦进门跟他打招呼,“当时我太累了,没理他”。

  王晓璐哭着说,自己根本没想到,这是姚晓琦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再也没机会回答他了”。

  在徐纬东眼里,高高胖胖的姚晓琦跟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有事总为别人着想,有事没事总是喜欢笑,每次笑起来,眼睛都会眯成一条线,露出两个梨涡,这是他的标志表情。

  徐纬东回忆最后一次和姚晓琦处理紧急情况是在高架上开道送救护车:“我们一直开道引路,一路上一直一直喊过去:‘私家车靠边,让出紧急车道!’我们嗓子都喊到冒烟了。一开始我开道,晓琦垫后。后来晓琦开道,我垫后。晓琦就一直引导救护车往下沙方向。

  “他问我什么感觉,我说当时真想把所有车都赶下高架, 我还说,这种事情以后都能遇到的……要做好事还不容易吗……”

  一心想多做好事的姚晓琦再也回不来了。

公司简介| 联系方法| 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