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群 新闻互动QQ群 新闻报料电话 萧山网
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 平安大江东

油漆工施工中受伤房主、包工头谁来赔偿?

2018年12月7日  来源:今日大江东 作者:记者杜思涛  编辑:李小飞

法院:三人均需承担责任

  受雇包工头为房主粉刷外墙,不料从脚手架上摔下,造成九级伤残,油漆工曾强便遭遇了这样的不幸。曾强选择了把房主和包工头都告上法庭,企业员工受伤可以工伤理赔,个人雇佣中提供劳务者受伤是否也可以理赔呢?又该由谁来赔偿呢? 

  最终法院判决包工头、房主、油漆工三人都得承担责任。

  对簿公堂,赔偿金谁来承担?

  事情还得从前年说起,油漆包工头张辉承揽了顾明家的外墙粉刷工程,张辉招来了曾强等油漆工人进行施工。不料,曾强在粉刷墙面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造成肋骨骨折等,并住院9天。曾强伤势稳定后,于去年委托一家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情况进行了鉴定,结果为九级伤残。为了获得赔偿,曾强将顾明和张辉告上了法庭。 

  今年3月,法院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顾明认为,自己已经将外墙油漆工程承包给了张辉。曾强是张辉雇佣的,虽然在自己家粉刷墙面,但并不是在为自己施工。此外,顾明还表示,曾强在事故当天中午有饮酒,且未配备安全措施,也没有按照施工要求在脚手架上铺设毛竹片,最终导致坠落受伤。 

  曾强反驳,自己是因为工作支架不稳固,站板螺丝松动,才从支架上摔下来的。至于顾明所说的自己因中午饮酒以及未按施工要求铺设毛竹片导致坠落受伤,仅凭证人证言尚不足以证明。 

  张辉并没有出庭,他在庭前会议中称,自己并不知道曾强受伤的原因,但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在脚手架上铺设毛竹片。此外,他还表示,自己并没有承包顾明的油漆工程,只是个做点工的。至于曾强的报酬,也是顾明给自己多少,自己再给曾强多少。

  法院认定,三人均需承担责任

  根据原、被告所出示证据及法庭调查,法院认定如下事实:顾明将外墙油漆工程交给张辉承包,为此张辉招来了曾强等油漆工前来施工。事故当天,曾强在未配备安全绳等安全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进行油漆施工,不慎从脚手架上坠落后导致受伤,后被司法鉴定所鉴定为九级伤残。 

  另查明,顾明已经垫付曾强医疗费5000多元。顾明向保险公司投保了建筑施工人员团体意外伤害保险(被保险人为曾强)。曾强受伤后,顾明从保险公司获取赔偿款近8000元,扣除为曾强垫付的医药费5000多元后,他将余款2000多元交付给曾强。 

  法院根据庭审中原、被告的一致意见以及相关法律规定,酌情认定曾强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等共计23万余元。

  法院认定,曾强在脚手架上进行油漆施工时,未配备安全绳等安全防护设备,涉案事故与曾强自身缺乏安全施工意识、未尽自身安全注意义务有关,因此曾强应承担25%的过错责任。 

  张辉作为包工头,招来曾强进行油漆施工,其报酬也由张辉结算,因此双方形成雇佣关系。张辉作为雇主,未能给雇员提供安全施工条件,也未能对雇员施工尽到必要的监督、管理责任,应承担曾强合理损失60%的赔偿责任,共计14万余元。 

  顾明作为房东,理应注意到曾强等人在施工中缺乏必要的安全施工条件。其未尽到必要的提醒义务,未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对案涉事故的发生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15%的赔偿责任,扣除其已垫付的医疗费,应支付3万余元。

  律师:雇员受伤可“理赔”劳务双方根据过错承担责任

  “很多人只知道企业员工受伤可以工伤理赔,但并不清楚个人雇佣中提供劳务者受伤也可以‘理赔’。” 

  此案原告的代理人,浙江凌亿律师事务所律师倪科伟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就是该条款适用的典型案例。 

  此外,倪科伟也提醒各房主与包工头,不要心存侥幸,最好通过购买商业意外保险来为自己转移风险。雇员如果发生意外受伤后切莫惊慌,可以通过合法途径来为自己维权。

  (除代理人倪科伟,文中其他人名均为化名)

公司简介| 联系方法| 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不良信息举报